ofo倒下,人人车被传破产,该如何破局?

对于没有上市的企业来说,停止增长就可能意味着等待死亡。

在我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不超过2.5年,集团的平均寿命不超过8年,那些能够维持增长,经久不衰的企业真的是凤毛麟角。今年年初,ofo小黄车轰然倒塌,人人车也被传出即将倒闭的消息。我们不禁在想,企业能顺利地活下去,就这么难吗?

顺利地活着,想来还是比较容易的,有钱嘛。但是想顺利地活下去,这确实需要方法的。

(图片来自网络)

01

紧盯消费者,价值的源头是客户需求

有些做了几十年的企业老板说,越做越不踏实,一是因为太多新兴企业起来了,也有太多同行倒下去了;二是总是埋在办公室里,从没有用专业的眼光去了解现在的消费者口味,我们的口号能不能引起消费者的共鸣?

俗话说得好:“有需求就有市场”,企业要想寻找增长的机会,就要舍得在研究消费者方面下功夫。

就拿电商来说,2015年之前,在阿里巴巴和京东的激烈交锋下,我们曾一度认为电商再无突破点,就想着坐观虎斗,看京东和阿里如何瓜分这庞大的市场份额。

谁料!网易却突然入局,本以为是个青铜,却没想到是个王者!网易打造了网易严选这个新颖的电商品牌,开创了全新的电商模式。在2018年,当京东京造、淘宝心选、米家有品等品牌相继上线时,网易严选已经悄然地迎来了它的二周年庆典,早早地在攻占消费者品类心智这块拔得头筹,它是如何成功的呢?

(图片来自网络)

网易严选的口号是:好的生活,没那么贵。当中国群众飘扬过海,远赴日本,就为了抢一个日本品牌但却是中国制造的马桶盖时,丁磊先生敏锐地发觉到了新的消费需求市场:新一代消费者是十分注重生活质感的,他们对商品的选择不再以价格为核心驱动,而是更加注重品质、服务、口碑等等方面。

但昂贵的品牌溢价却是他们理想生活路上的拦路虎,让诸多追求更高品质生活的消费者欲求不得。为了平衡理想和生活,网易严选应需而生!

(图片来自网络)

中国拥有世界上许多优质大牌的主要代加工厂,在长达数十年的加工制造中,中国有许多代加工厂已经掌握了知名大牌的优质原料种类和先进加工制造技术,但却只能赚取到微薄的加工制造费用,更无奈的是,中国消费者还要花大价钱去购买这些自己国家生产的商品,为所谓的品牌溢价买单。

于是网易创造了“工厂+电商”的模式,网罗知名品牌的制造厂商,通过借用他们的制造技术,来创造出性价比高,但质量绝不输于世界品牌的商品,并通过网易严选进行销售,这使得网易严选这个新兴的电商品牌成为了“新中产”的电商宠儿,也被消费者贴上了品质电商的光荣标签。

所以说,没有绝对的红海,只有看不到的蓝海。

02

学习对手,师其长技并且更优

说到向对手学习这一块,我就想到了华为。在8年之间,华为将它的终端做到了将近66倍的增长,从低端到高端,从单一品牌到双品牌,从终端界的无名小辈到与苹果比肩,抛开其他因素不谈,单是观察对手并取其精华这一条,华为就做得很好。

在2012年的时候,苹果与三星占据了终端的绝大部分份额,终端的入局者各出奇招,OPPO和VIVO主打拍照手机和音乐手机,发力做垂直市场,魅族、小米玩性价比,进军千元机市场,这对华为来说只有四个字:艰难求生。在这种竞争格局下,华为对自己的对手进行了拆解分析,学习他们的长处来强大自己,以此生存发展下去。

对于苹果而言,iOS系统以及苹果自主研发的A系列芯片是它的核心竞争力,这些技术都是苹果早期收购并进行整合形成的竞争力,后面我们也看到了,华为率先拥有了自己先进的麒麟系列AI芯片,以及号称会自己学习的EMUI人工智能操作系统,这些最终构成了华为在终端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与VIVO和OPPO争抢年轻消费市场以及三四线城市消费市场这一块,华为推出了子品牌——荣耀,和OV一样,荣耀用高性价比,潮流时尚的商品特点打动了年轻消费者,同时也迎合了三四线城市的消费水平。

除此以外,华为也创建了自己的花粉俱乐部,学习小米的粉丝运营方式,为客户提供超出预期的服务,将用户变成铁粉,创造自己的粉丝经济。

(图片来自网络)

学习对手长处不仅仅只是模仿,还要变得比对手更加优秀,华为双品牌模式的成功得益于华为对竞争对手的虚心学习并且还做得比对手要好。所以,当企业看不清市场的时候,那就看看竞争对手在做什么,做得怎么样,这对于公司的增长决策有重大的启发,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03

纵观趋势,寻找破局点

每个企业都会有自己的第一增长曲线和第二增长曲线,当第一增长曲线达到峰值时,企业就会停止增长,这就需要企业去开创自己的第二增长曲线,也就是寻找企业增长瓶颈的破局点。

而这个破局点,往往是来源于市场大环境的改变,科技的革新,以及新一代消费者的崛起(如:中国的“新中产”),这就要求企业要纵观趋势,找到自己最能够把控的破局点,就好比——微软。

(图片来自网络)

2000年,比尔盖茨卸任微软CEO,由鲍尔默接任任CEO,在2000年到2014年之间,微软几乎成为了“僵尸股”,这14年时间被称为“微软失去的十年”。

2014年,鲍尔默在一片质疑声中下台,由大家都意想不到的内部人员——纳德拉继任CEO。纳德拉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收拾鲍尔默的烂摊子,甩掉了诺基亚这个包袱,之后便全力寻找微软的破局点。

生物进化论有“适者生存”这一条定理,在比尔盖茨的PC时代,也许微软可以通过“疯狂地对外扩张和发动战争”来应对市场竞争,但在纳德拉任职的时代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微软必须变得更加开放,微软传统的软件绑定和授权模式难以大行其道。

除此之外,随着移动端的疯涨,微软不能再遵循“围绕Windows开展业务”的生存法则了,微软需要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去发现新的驱动力,不然就只能坐吃山空。幸运的是,纳德拉深刻地认知到大环境的改变以及新兴技术的兴起,他对微软的业务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调整,瞄准“云计算”发力,将微软全面云端化,不再和苹果死磕。

从2014年开始,微软的股价开始不断攀升,至今微软股价已经上涨了300%。从股价上我们可以说,微软在经历了十多年的沉寂后,再次重生了。

(图片来自网络)

任正非说过:“历史规律就是死亡,而我们的责任是要延长生命。”讨论企业的生存与毁灭并不是一个现实问题,而是一个哲学问题,我们能做的不是去时刻去担心企业的存亡,而是竭尽全力,让自己的企业尽可能地创造出更多的价值,努力的保持企业长期增长,这样一来,企业存亡自然就没有讨论的必要了。

2019年中小企业如何在寒冬中寻找下一个增长点?三大关键
打车软件是不是一个市场泡沫?

上一篇:

ofo倒下,人人车被传破产,该如何破局?

下一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