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校园霸凌,就不怕犯法吗?》

这几天,由香港导演曾国祥执导,周冬雨、易烊千玺担纲的《少年的你》霸屏热搜了。

只看了几眼片花的我,临睡前小心翼翼地问女儿:“你在学校,有没有被人欺负过?”,她说:“谁敢!我笔袋里有美工刀”,随后,人高马大的她,又坏笑着对我说:“你知道打男生怎么才打得他痛么?要天天打,每次打同一个地方。”我莞尔,大多数中国父母,对于孩子们在学校中的冲突打闹,往往以为是没有分寸的瞎闹,长大懂事了自然就好。但是,少年的你,成功地把校园霸凌展现在公众视野,触目惊心,刺痛了成人世界、尤其是家长们最脆弱的神经。

(图片来自网络)

霸凌,译自英语的bullying,翻译得音义双绝。霸凌现象,论恶性程度低,比校园暴力低但比同学之间争执打架严重。这通常是由一些琐事引起的,比如,看不顺眼长得好看或不好看的同学,然后就去打压TA;自己在班里不受关注,就去作弄一个“公敌”去吸引大家的注意,彰显自己的“英雄气概”;又或者在家就是个挨家长、兄弟姐妹欺负的主,回到学校就去欺负别人撒气…..。

针对校园霸凌问题,中国可遵循的法律有《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青少年犯罪法》、《刑法》、《民法》等,并没有专项的立法管治。这种现象到底有多普遍多严重,在教育界和家长心目中,至今都不甚清晰,但作为一种社会问题,绝对是由来已久的存在。

其实,欧美国家对此的预防和应对经验已经很成熟,很值得我们参考。他们的操作是立法先行。

以下是美英两国反校园霸凌的法律现状对比:

所以,不要以为恶意地给同学起侮辱性的绰号、揪辫子使绊子欺负打骂同学是小事一桩,在英美,你很可能在以身试法!

上述是法治。接着讲预防与应对的管理措施。

在霸凌事件中,共有涉事三方:旁观者、欺侮者、受欺者。

 旁观者——除了任其自然,还可以怎么做?校方与监护人应该增强旁观者对霸凌行为及危害的认识,通过培养大多数孩子的责任意识来减少霸凌行为,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 欺侮者——针对霸凌行为的主要原因进行诊断分析、心理辅导。霸凌动机往往有以下几种:

 不欺侮别人,就会挨欺负;

 吸引注意力;

 强烈的权利欲和支配欲使得某些孩子喜欢控制别人;

 家庭生活经历使某些孩子对周围充满敌意,这种感情和冲动促使他们从伤害别人的过程中获得满足;

 社会比较和竞争压力会导致某些孩子心理畸形;

 社会责任分散,使得某些霸凌者产生侥幸心理。

 受欺者——一般被害人会有以下心理反应:畏惧报复、拙于表达、自卑情结。无论对校方、监管人,他们才是最需要关爱、支持、理解的群体。

(图片来自网络)

《反脆弱 Anti-fragile》是纽约大学教授纳西姆•塔勒布写的一本书,在书中他提出了自己的观点:真正经得起考验的不是“坚强”,而是“坚韧”。就像弹簧一样,即使在压力下变形,也能很快恢复原状。“坚强”是弹性的上限,轻易触碰不得,“坚韧”才是生命力的源泉。

(图片来自网络)

心理学家 James Pennebaker 曾经做过一个疗愈心理伤痛的实验,他找来 50 位健康的大学生,随机分为两组,让他们每天花大约30分钟写作文。一组学生写自己过去的痛苦经历,而另一组学生可以随便写写流水帐,比如吃了什么,做了什么,去了哪里等等。写了四天之后,彭内贝克突然暂停了实验。六个月后,他对这两组大学生的健康状况进行了评估。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写下自己痛苦经历的那组学生,比另一组学生看医生的频率要低得多,他们的细胞免疫系统功能也比另一组学生好得多。

医院也有类似的发现:写下自己疼痛的人的康复率为47%,远远高于不写疼痛的人(24%)。

“把痛苦写下来”之所以是“灵丹妙药”,是因为我们不仅要回顾那段经历,还要面对自己,消化、重组和重新表达记忆,痛苦才得以疗愈。

(图片来自网络)

陈念,亲爱的孩子,生命以痛吻我,让我报之以歌。

上一篇:

《少年的你,校园霸凌,就不怕犯法吗?》

下一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